九渊之上

主更德哈√欢迎关注评论小心心233欢迎勾搭√

【德哈】一道伤疤的自述(四)

Summary;假如Harry额头上的伤疤有自我意识并且能和特定物品聊天比如——

警告:他们属于罗琳,只有OOC属于我

前言;文风欢脱,请放心食用。欢迎关注评论小心心

全文:(一)(二)(三)(四)

对不起诸位,我好像写崩了……

10

禁林之所以称为禁林,想来是阴森可怖,黑黝黝的树林里刮着凄凄的风,隐约回荡着呜呜的声音,这时候势必要跑出来一个怪物!势必要吃人!势必要吃不了你也要吓死你!

是以在我踏入禁林之前,我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作为一道集智慧与勇敢为一体(我相信我的主人也是这样)的伤疤,我对于这次“探险”一点都不害怕,反而有些期待。

好吧,其实我不害怕的最主要原因是这毕竟是学校的安排,他们怎么可能让我们去送死的嘛,肯定有人保护!

不过看起来马尔福一点也不相信,一直嚷嚷着“学校不应该让学生干这种危险的事情”“我要告诉我爸爸,看他怎么——”之类的话,不过很显然官二代的威胁对于海格是根本没用的,我只能在马尔福被吼着闭嘴的时候递给发际线一个安慰的眼神。

……我感觉我的主人内心的一点恐惧紧张被对马尔福的幸灾乐祸给替代了,我已经自动脑补出了我家主人对着马尔福说:“看你平时这么嘚瑟,现在还不是怕的要死哈哈哈。不如跟紧我我来保护你啊哈哈哈”的场景

妈诶,辣眼睛,辣眼睛。我赶紧把这个可怕的想法移出脑海外。在海格分好组后安慰了一下发际线,“哎这个虽然我们不在一组,但我精神与你同在!没事的肯定有人保护我们的不要害怕!”想了想我又感叹道,“再说我们可是去找独角兽呢!那么好看的生物,也不知道肉好不好吃。”

……为什么发际线看我的眼神忽然变的微妙了起来,我刚刚说了啥来着?

还没等我想起来我刚刚无意识中到底说了啥,海格已经约好以烟火作为信号,绿色表示找到独角兽,红色代表遇到危险,带领着我们出发了。我跟随着哈利好奇的打量着周围,听着他们谈论着半人马的事情。刚刚走过一拐弯口,赫敏忽然用力抓住了海格的胳膊。

“海格!看,红烟火!其他人遇到麻烦了!”

WTF?运气这么背的吗???马尔福他们这么快就遇到危险了???!!!

“你们两个在这等着!”海格吆喝着,“别走出小路,我会回来找你们的!”

我看着他逐渐走远,心底的不安逐渐扩大。

11

作为一道伤疤,我从来都没什么好担心在意的——除了我的小主人以外。但是发际线也算是我唯一的朋友了,虽然它又傻又笨还有个傲娇的小主人,我还是很不希望他们出事的。

“你想他们会不会已经受伤了呢?”赫敏轻声地问。

“我才不在乎马尔福伤了没有,他那是自作自受。”

……主人,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傲娇了,赫敏也没说马尔福吧,你这个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

难道是和马尔福呆久了被传染了?

在焦急的等待了好一会后,海格他们终于回来了。海格看来非常恼火。而马尔夫就似乎一直跟在某个同去的人后面取笑他,根据他们的交谈知道正是那个人非常惊慌,发出了红色烟火。

海格重新分了组,现在是马尔福和我们一组了。一行人又继续向前进发。

看到马尔福他们平安回来的时候,我是松了一口气的,但不知道怎么的又总有一种被耍了的憋屈感,是以发际线在和我搭话的时候我一句也没有理它。

“诶你是不是刚刚在担心我啊哈哈哈,其实没事啦都怪那个傻瓜——”

“闭嘴!”我这一声吼的自己都有点懵,与此同时我听见我主人的问话,

“你是不是很害怕啊,Draco”

???我家主人什么时候既学会了傲娇又学会嘲讽了啊???你还我善良可爱的小主人!

我狠狠地瞪了一眼发际线,然后听见马尔福咬牙切齿的回答,

“你才害怕呢Potter!”

“那你刚刚放什么红色烟花?”

“……都说了是那个白痴放的了,你没带脑子么Potter???——!!!”

我冷眼看着马尔福刚甩给我主人一个不屑的眼神,就不小心一脚踩空(或者是被树枝绊了一跤),我冷眼看着我家主人反应极快的牵住了他让他避免了一场脸着地的悲剧,我冷眼看着大家一起陷入了沉默。

事到如今,我只想问一句,梅林,这是你干的么????

12

还好这种诡异的气氛没有持续多久,很快有其他东西吸引了全部人的注意力。

有一团亮白色的东西躺在地上闪闪发光。他们向它移近了一点。

没错,一只独角兽,但是已经死了。它细长的腿还保持着倒下时奇怪的姿势,银白的鬃毛闪动着珍珠般的光泽,在地面铺开。如此美丽,但又令人如此悲伤。

突然一阵滑行的声音传来,一团蓬松的东西在空地的边上飒飒地抖动……接着,一个带着面罩的影子从黑暗中慢慢地爬出来,那个影子来到独角兽身边,低下头,俯在独角兽的伤口上,开始吸它的血。

梅林在上!!这他妈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啊!!!

所有人一齐尖叫出声,下一秒一阵剧痛袭来,占据了我的全部思绪。

疼痛过去的时候,我发现我们已经跑出了那个地方。我松了口气,等看清楚情况,又觉得这口气松的可能有点早。

同志们,你们想象一下,两个人,前面的拽着后面那个,在黑黝黝的树林里狂奔,朦胧的月光隐隐照亮着前面的路。

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又说不上哪里不对,只能糊里糊涂的跟着他们找到了海格,安全出了树林。

可能是我的表情有点恍惚吧,发际线过来问我感觉怎么样,我随口回了句,“还好,你呢?”

“哦哦我还行啊,就是刚刚那阵子你和你的主人忽然像是经受什么很大痛苦似的,幸好一起跑出来了。啊还有,没想到独角兽的肉真的有人吃啊。”

……我今天还是不要和这个蠢货说话了吧。

不过,我看着马尔福思忖着,这家伙竟然没丢下我主人自己跑了?

TBC

发际线:???委屈.jpg

新年快乐!!!!!
感谢过去一年小天使们的陪伴,新的一年,一起加油!!!

【德哈】一日伦敦(三)


2.14情人节生贺!

文艺风(大概)

贵族德x作家哈,涉及一点前世今生吧

全文  (一)  (二) (三)

约定好以后,车上剩余的时间就在愉快的交谈中度过。Draco第一次有些后悔自己没仔细鉴赏过家里的那些收藏,但是他从书上看来得那些也已经足够——更何况在某些文学方面他还更胜一筹,贵族间的消遣偶尔也是有用的。

“你知道达芬奇么?”

“那个画家?”

“对,但他不仅仅是画家。在麦哲伦环球航行之前他就算出了地球的直径,并且也是第一个画出人体解剖图的。他设计出了很多超越那个时代的东西,留下的手稿至今还未破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大家普遍只知道他是个画家。”

“也许是他的画太有名了吧,掩盖了很多东西。”

“的确。但其实也是因为人们对利益的选择吧。达芬奇的图纸总是有这样那样的错误,注释的文字又都被加密,像是故意不让后世运用一样。相比较起来,还是《蒙娜丽莎的微笑》更具有现世的意义。”

最后一个字落下时,正好传来到站的播报。两人相继离开车厢,来到站台。

King's Cross Railway Station,国王十字火车站

寒风裹挟着细雨袭来,Harry撑起了伞,看着Draco戴上了帽子。

“我想我们可以合撑一把伞”他说,尽管说完之后就后悔了。但出乎意料的是,Draco没有拒绝,甚至从他手中接过了伞。

无声的沉默横亘在两人中间。

没过几分钟,二人停下了脚步。眼前的墙上竖立着一个铸铁的“9 3/4站台”的标志,1半辆行李手推车被装在了标志的下方:手推车靠近通道的一半是可以看见的,而另一半似乎穿过墙壁消失了。

一切喧嚣在此消失,仿佛有什么无形的结界在此张开,隔绝了两人与外界。

“看来你也看过那本书?”

“是的。事实上我还经常因为和主人公相同的名字被打趣。”

“还有传言说我们家族正是书上马尔福家族的后裔——不过谁又说的清呢,也许这里真的曾经是通往魔法世界的通道,而我也真的在你同一所学校上学——尽管发生的故事不太愉快。”

“那么你信么”Harry转过身直视着Draco,他盯着那灰蓝色的眸子,忽然想起一句话来——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你信么?”他重复道。

铅灰色的云层不知何时散开,阳光轻柔的将光辉洒下,笼罩在相拥而吻的两人身上。

雨停了。

【三个月后】

Harry伏在桌上,笔尖停留在纸端许久,洇染了一片墨渍。他放下笔,揉了揉额头。

距离那一天已经过了三个月,那次亲吻过后,两人心照不宣的抹去了这件事,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Harry带领他参观了国家画廊,在暮色四合的时候两人道别。

好像真的只是两个陌生人心血来潮相约游玩,再从此告别再也不见。

但是还能期待有什么呢,这个时代有时候很宽容,有时候又吝啬到令人发指,连一丝一毫的同情心都不会给。期待别人心慈手软是件最愚蠢的事情。

“Mr.Potter!”房东在楼下喊着自己。

“Yes?”Harry赶紧把桌上的东西收拾到抽屉里,打开房门下楼,“有什么事情么?”

“你的信。”

Harry道谢接过信,一边上楼一边拆开。

里面是一张宴会的邀请函,右下角,是马尔福家族的家徽。

他突然克制不住让微笑爬上嘴角。

End

一些设定:1929年的英国对于同性恋还是不能容忍的,虽然不至于像维多利亚时代吊死,但是要么坐牢要么进行化学阉割。【总之很惨】所以Harry后来说的“深渊”也有一部分指这个——踏进去了就出不来了。

同时1929年一战结束了11年,英规贵族的败落也已成定局。英国在1956年取消了三等车厢,而曼彻斯特到伦敦现在火车都要3h45min左右,所以在史实上应该没有大错误。

现在伦敦的气温是1-9度,我觉得应该十几年前相差不大吧……?所以相拥什么的,也算是一起取暖?嘻嘻嘻

Harry写的小说部分有参考《And then there were none》和《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British Aristocracy》,这两本书都强烈推荐!【虽然后者好像只有英文版?前者我只看过英文版不知道中文版咋样XD】

欢迎捉虫!【虽然我查了好久的资料但也不确定能尽善尽美】

最后!情人节快乐!


【德哈】一日伦敦(二)

2.14情人节生贺!

文艺风(大概)

贵族德x作家哈,涉及一点前世今生吧

全文 (一)    (三)

最后一个词落下的时候,对面人的表情僵了僵,但他还是伸出手来回握了一下。“Draco Malfoy 。”他简单的说道,“我来这儿……谈点生意。”

简单的自我介绍过后,气氛似乎有些冷淡。双方对视了一小会,还是Harry打破了尴尬,“也许这有些冒犯,但是我想问一句,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我是说,你看起来更像是属于头等厢的那群人。”

Draco沉默了一会,实际上他的确一开始是订了头等厢,但是……谁让他该死的和布雷尼打赌输了的!那家伙居然让他体验体验什么平民生活,天知道他在进入车厢时差点想回去和布雷尼同归于尽。

他皱着鼻子在车厢里挑了半天,才在一个看上去还可以——至少穿的不是(在他看来的)破布的人对面坐下。

但是这种种缘由说起来又……不是那么的体面,所以他直接四两拨千斤的把问题反拨了回去,“那么你呢?我是说,你看起来也不像是在这儿的样子。”这么说着的时候,Draco才仔细打量起了Harry,黑色的头发杂乱的像是很久没有打理过,老土的圆框眼镜下面祖母绿色的眸子似是蕴藏了无限生机,衣服虽然不算华丽,但也朴素大方。

好吧,在Draco看来这一身穿着实在算不上好看,但不知怎么的,当他看到Harry的时候有种熟悉的感觉呼之欲出,以至于他没有丝毫停顿的走向了Harry的身边。

“这个……”Harry笑了笑,“有句话叫‘艺术源于生活’当我没有灵感的时候就会到类似的场景去寻求灵感”

“在三等车厢……你确定?”Draco看了周围一圈,怀疑的问道。

Harry被他的语气弄得似乎有些不满,他皱了皱眉,“就像《月亮与六便士》一样,大家总觉得月亮和六便士是二选一。但其实也不是,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纯粹的理想和纯粹的现实。理想倒映着现实的影子,现实中又掺杂着理想的期冀。这个地方也没你感觉的那么不好。”

“哦,好吧”Draco看起来还想再嘲讽两句,但是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他话语转了个弯,说道“但是有些人是坚持理想至上的,比如思特里克兰德,或者投射到现实上的高更。”

“所以这也是梵高和高更的不同吧”Harry说道,“梵高在星空之上,却怎么也离不了现实的麦田。所以他和高更构筑的理想之家终究破灭。”

“说到梵高,你有去过英国国家美术馆(The National Gallery)么?那里收藏着梵高的《向日葵 — 花瓶里的十五朵向日葵》”

Draco对于他提起的这个问题有些惊讶,事实上他对于这种艺术品不是特别感兴趣,更何况家里的收藏已经够他‘欣赏’了——哪怕已经因为战争少了许多。他毫不怀疑国家画廊上的展品有自己家贡献的一部分,所以他只是摇了摇头,表示没去过(和不在意)

可惜Harry完全没体会到他后面一层意思,他有些惋惜的说道:“那真是有些遗憾。我经常去那里逛逛。那里的画作总是能给我很多灵感。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挺乐意给你当向导的。”

在大脑还没反应过来之前,Draco已经脱口而出一句话,“不如今天?(What about today?)”

“……你今天不是还要去谈生意么?”

“……正式会谈明天开始,所以今天我有充足的时间”Draco微笑道,想着等会就只让布雷尼去应付那个无聊的沙龙吧,反正他一定也很乐意看我不用抢他风头。

TBC


【德哈】一日伦敦(一)

2.14情人节生贺!

文艺风(大概)

贵族德x作家哈,涉及一点前世今生吧

你们放心,伤疤呢篇我明天会更的……相信我……

全文 (一)(二)(三)

1929.2.14,Manchester to London,The Third-class Wagon(1929年2月14日,曼彻斯特到伦敦,三等车厢)

铅灰色的云层厚重的覆盖住了天空,雨丝飘飘摇摇的坠落在窗沿,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湿的味道。

Harry调整了一下眼镜,在摊在腿上的本子上继续写下一段话:

“……沃格雷夫法官先生新近离任退休,现在正在吸烟室里,倚角而坐,一边喷着雪茄烟,一边兴致勃勃的看着《泰晤士报》。过了一会,沃格雷夫放下报纸,眺望窗外。列车奔驰在西南沿海的萨默塞特原野上。他看了看表,还有两小时路程……”

“Excuse me,sir?”Harry的思绪被一个年轻的声音打断了,他抬头看去,来人有一头金色的头发,整整齐齐的梳到脑后。他穿的衣服整洁大方,用料看上去很是考究。

“请问我能坐在这儿吗?”来人彬彬有礼的询问,用词谦逊,语气却有那么一丝傲慢。

“Sure.”Harry答道,然后翻过一页,顶头写道:

“他看起来不是二十岁刚出头就是二十五岁左右,一头金色头发,瘦高身材,仪表堂堂。他具有一种富贵的气派.跟他身上穿的那套服装十分相称。我猜不出他是从头等还是从三等车厢里过来的。英国至少有五十万男人是那副模样的。他们正正经经,一点不扎眼,几乎是在炫耀自己很会隐匿身份。”

Harry觉得手有些酸,长时间在光线暗淡的环境下写作也使得眼睛不堪重负。他合上了本子,揉了揉脖子,闭上眼小憩了一会。

再次睁眼时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了,之前的那个年轻人坐在对面,帽子被随手放在身边,正在拿着一本书看。

《Moon and Sixpence》(月亮与六便士)……?Harry有些惊讶,倒不是说这本书有多么的糟糕(事实上10年前它出版时也轰动一时),只是战争对人的摧残是毁灭性的,他见到的更多的人仍然穿着染过的军官大衣——那种曾运到珀恩去又退了回来、已经变成巧克力色的英国军用大衣,在开玩笑当中容易突然变得狂暴而骚乱起来,或者在雷暴雨中抽抽噎噎地哭泣——这是炮弹休克的后遗症。虽然书本从未离开过英国人的生活,但他也的确很久没见到有年轻人看这本书了。

对面的人似乎感受到了他的视线,抬起头来,看着他挑了挑眉,微微扬了扬手里的这本书,“你喜欢这本书?”

“呃,还好。只是觉得里面的描述很老道,并且情节的设定也很有深意。评论家们怎么说的来着,理想与现实?(Ideal and reality,对应题目Moon and Sixpence)”

对面的年轻人笑了笑,带着些许嘲讽的意味,说道:“这不重要。”

“什么?”

“我是说,那些评论家怎么评论的,不重要。所有人总是想为一些事情做出解释,好叫自己的行为有理可依。或者探讨这探讨那,总要给个解释。其实都无所谓。大家都这么活着,偶尔抬头看看月亮发生感叹,然后继续低头捡钱。如果说,这本书的主人公透露着Maugham (毛姆)所想表达的心意的话,那么他为什么不像男主角一样,写完这本书然后烧掉呢?

没有人能完全为了自己而活的,这只是人类美好的幻想。然而正是因为这幻想的美好,引得无数人喟叹。看看思特里克兰德(即《月亮与六便士》的男主角),他不需要别人给他的行为强加理由。这么来看,这本书也算是毛姆对世人的一种嘲讽了,因为他们总是喜欢解读,哪怕这本书并不需要。”

Harry没想到对方能说出这么一大段话来,思索了一下,他回复道:“ 如果你这么说的话,所有写书的人都要恨死你了。你让他们自我标榜的艺术行为沦为现实的平庸。”

对面的人挑了挑眉毛,看起来有些不以为意:“反正我也碰不到他们,有什么要紧。”

“关于这一点,先生”Harry面带着微笑伸出了手,“我想我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Harry,Harry Potter,是个作家。”

TBC

【德哈】一道伤疤的自述(三)

Summary;假如Harry额头上的伤疤有自我意识并且能和特定物品聊天比如——少爷的发际线

警告:他们属于罗琳,只有OOC属于我

前言;文风欢脱,请放心食用。欢迎关注评论小心心

全文:(一) (二) (三) (四)

07

        虽然我对于马尔福的遭遇表示同情,但我也做不了什么,毕竟我不能和自家主人交流,也搞不懂他的想法。

        ……等等,说到这个,我是不是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信息???

     “你刚刚是说‘我家主人想着’??你能知道你主人的想法?”

      发际线做出了一个类似费解的表情——别问我是怎么读出来的,说:“对啊,我能和主人在脑海里进行交流,别人也听不到,难道你不可以么???”

      不能,谢谢。事实上我只能感受到主人的情感波动,而且还时灵时不灵的。要是真能交流,我至于11年过的这么孤独嘛。但是我不要面子的吗?!

      所以我很真挚的表示:“当然可以啊!”

     发际线忽然又激动起来,哎,看看这一惊一乍的,就算知道了本疤是同类也不用这样的嘛。

  “那你知道哈利对我家主人的看法吗?!”

     ……原来是为了这件事,我微笑着表示,“哦,这个啊,他很讨厌马尔福。”看着因为这句话被打击到的发际线,我内心冷哼一声,难道要我告诉你一开始见面的时候我被你后退的动作打击到了没注意,后来我家主人干脆的拒绝了你家主人的时候我感受到了一丝后悔吗?笑话!

     我高贵冷艳的随着主人转过了身,踏入格兰芬多的休息室,盯着四周红色的帷幔。不知道怎么的,忽然有些惆怅。

     其实……也许绿色也不错吧。

08

      我原本以为,既然被分到了两个院,那我和发际线应该也没什么太多的交集了。毕竟是十一年来唯一能说对的上话的,我再怎么说也是有些失落的。

      后来发现……没有交集个鬼啊!!!之前失落的我就是个大傻子!梅林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主人走哪儿都能碰到马尔福这!家!伙!走廊堵人,草地堵人,门口堵人,我深刻怀疑只有厕所堵人没有进行实践过了。

       堵人就算了!为什么要全方面无死角的来一波嘲讽??从头发diss到眼镜diss到上课表现等等等等。我真切怀疑我都没有那么仔细的观察过我的主人 。

      你难道没别的事情干了就知道嘲讽我主人么??你这么闲的么???

      在经历了连续两个星期的摧残后,我终于忍不住向发际线提出了问题。

      ……可能是我表现的太暴躁了吧,它好像往后缩了缩才开口:“这个,这个不是时下最流行的追人套路么?”

       啊??????

    “就是,吸引对方注意力的最好办法呀,听说东方还有个形容词叫,叫‘欢喜冤家’”

       ……对不起,我只看到了冤家,没有看到欢喜谢谢,东方的成语不是这么用的吧??这分明是冤家路窄啊!

       我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总觉得这种事情不大会是发际线自己想到的,于是尽量语气平稳的问:“……谁告诉你的?”

    “呃……布雷尼少爷的胸针这么和我说的。”

      ……就你这个方法,八百年都不可能追到我家主人好不好!不过,我看着这俩11岁的小孩,他们真的懂什么是喜欢么,他们真的懂自己做的事情意味着什么么?

     一个没注意,我把脑海中的问题直接问了出来,发际线愣了愣,听起来有些没有底气的说道:“主人……也没那么想过了。这只是我和胸针聊天的时候它这么说的,我其实也不是很懂它在讲什么。不过这不是挺好的嘛!至少我们能经常见面聊天啊!”

      听到了前半句话我的心放了下来,我就说嘛这么小懂什么,多半只是那位小少爷被下了面子就想着来找回场子嘛,小孩子打打闹闹的,经常因为一件小事就争吵起来,又会因为一件小事重新玩到一块,重新建立友谊。听完最后一句话,我最后一点火气也没了。

     算了,作为一个成熟的伤疤,不跟这群小孩子见识。

     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讲……我也才11岁而已。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仿佛承载了什么人的观念似的。我一度怀疑是开学时候那个坐在上座的教授,不过也没什么真凭实据。

     只是那一次的疼痛实在是很不好受。

09

       自从上次看开之后,我对于马尔福的很多行为都抱有一种微妙的态度。看着他在魔药课上故意捣乱把药材乱丢进我的主人的坩埚里,我却想起了书上故意用虫子吓唬女生的小男生,有些无奈的笑着看着我主人炸毛……百口莫辩的又被斯斯内普教授扣了5分,看着他狠狠瞪了马尔福一眼,得到一个幸灾乐祸的挑衅的笑容。

       哎,年轻真好啊。我闲适的听着发际线在嘀嘀叨叨些什么,感觉自己提前步入了老年生活。

       然而在我听到马尔福决战的邀请的时候我坐不住了,什么鬼???偏偏当事人还感觉是件特别理所应当的事情似的,我简直想把发际线抓过来问个究竟。但是没办法,我只能抓心挠肺的等到了决战当晚。

       ……然后等来了放鸽子和一个小报告。

       我看着一脸雀跃的小少爷,又看了看他的发际线,深沉的叹了口气。发际线表示这真的不是它的锅,它劝过了奈何某人一心想捉弄哈利根本不听啊,简直执念深重。

       好吧,我毫不意外的听到马尔福一起被一起罚去禁林的消息。呵,少年,你不要再一脸不可思议和不情愿了,好像和我家主人在一起是多么讨厌的事一样,你的发际线已经暴露了。

       我无视了兀自兴奋的发际线,颇为欣慰的想着我家主人就不是这样,你看不开心就是明显的不开心……诶????

      ????等等我怎么刚刚感觉到了我主人开心的情绪??我感觉疤生观有点碎裂。一定是我家主人对马尔福也被罚幸灾乐祸!嗯!一定是这样!

      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妥当的借口,我却万万没想到禁林之行给了我那么大的惊喜。

      我后来想想,假如真的有命运这种东西的话,那么禁林之行就是命运轨迹变化的开端吧

TBC

下一章开启禁林约会(不是)啦!原著,我终于要对你的剧情君动手了(滑稽)

很久没更了,最近实在太忙了,今天以后就没事啦!尽量日更!


【德哈】一道伤疤的自述(二)

Summary;假如Harry额头上的伤疤有自我意识并且能和特定物品聊天比如——少爷的发际线

警告:他们属于罗琳,只有OOC属于我

前言;文风欢脱,请放心食用。欢迎关注评论小心心

前文:(一)

后文:(三) (四)

04

       说实话,我觉得我家主人还是很有可能接受这位小少爷的好友邀请的,毕竟这么多年来他几乎没有受到什么真心相邀,也没什么朋友——除了刚刚火车上结识的红发小伙子和格兰杰小姐。不过我不是特别喜欢他们,怎么说呢,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享受到被人叫着显示自己帅气身姿的待遇,虽然这极大的满足了我的虚荣心,但是被人用看动物园的那种神情盯着,我还是有一丢丢的不太舒服的。

      不过他们都是很好的人,我知道,至少我家小主人看起来开心了不少,也没有最初那么全然的紧张惶惑了。

      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主人能和那位小少爷做成朋友。至少他长得帅啊是吧!——别吐槽我颜控!我坚信疤随人生,我颜控那么我的主人肯定也是颜控!他一定不会拒绝的哼!

       然后我就被打脸了。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罗恩的一声没憋住的笑声引发了小少爷的口头声讨,然后干脆利落的被主人拒绝了。

      。。。虽然为朋友撑腰是好事但是其实本身就是你朋友的错吧。。没事嘲笑人家名字做什么。。。。

      我有点郁闷,但其实又有些明白主人这么做也不全是因为这个,主人他,还是有些自卑的吧,尤其面对这么咄咄逼人趾高气扬的气势,对贵族做派多半也比较反感。

      我有些同情的看了眼发际线,他刚刚发出了好大一声懊丧的叹息,现在有些恹恹的趴在那儿,而他的主人。。。

      。。我怎么觉得他好像瞪了我的主人一眼???

05

      不管怎么说也没啥用了,麦格教授很快出现把我们带到了礼堂里去。我被辉煌的奇景震得一愣一愣的,过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感觉自己不能表现的像个土包子一样,心虚的收回视线四下瞟了瞟,正好和发际线的视线对上。

      感情他这是一直盯着我啊???那他岂不是把我刚刚的样子都看着了??

      他一定是在心底嘲笑我没见过市面!我恨恨地想到,无视了似乎想开口说话的他,极快的错开了视线继续盯着天花板去了。

     …………后来我才知道,他当时觉得我东张希望的样子特别可爱——他的主人也是这么看我的主人的。

     不过现下我还一无所知。幸好情况没让我盯天花板太久,很快校长开始讲话并且我遇到了第二个看起来有自我意识的物体——分院帽。

      我还没来得及和他打打招呼,就被他销魂的歌声洗礼了。我感觉自己的脑壳一抽一抽的疼,再看看发际线,嗯,皱的都快缩到头发里面去了,我忽然有了一点心理平衡。

      歌声给我的阴影导致分院的时候帽子罩到头上阻碍住我视线时,我的心情是很复杂的。这种复杂的心情在我的主人拼命的念叨着“ Not Slytherin,Not Slytherin”时上升到了一个新高度

      不是,主人,你不会真的相信了“斯莱特林出来的都是魔头”那一套说辞吧?还是你觉得刚才拒绝了那位小少爷要是和他分到一个院很尴尬??更或者是你看上了人家觉得门不当户不对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不如当死对头培养感情来的更快????

     不要问我当时为什么没想过我家主人也许只是单纯的讨厌那个小少爷,后来我想想,这可能都是命吧。

06

      正在胡思乱想间,忽然听见有声音响起“那么你是怎么想的呢?”嗯??过了一会我才反应过来这是分院帽在和我说话,想来主人是听不见的我们的对话的。

     “……都可以吧,我觉得斯莱特林也挺好的,听说一直出魔头?那不挺好,正好学有所成回去把德思礼一家烧成灰灰”我轻哼一声,顿了一下“……再说那边也有我的同类,我好歹能找他说说话解解闷”

    “不过你的主人似乎是决心不去啊……唔让我看看,其实相爱相杀也不错,嗯……”

      声音逐渐远去,我完全不明白他的后半句话都在嘀嘀咕咕着什么玩意儿,不过就那种占卜师神神叨叨的语气调调,我觉得听不懂也没多大事。

      帽子被摘下,视线恢复的时候我听到了一声“Gryffindor!”,然后就是那条长桌上异常热烈的掌声。

     好吧,我有点惋惜的想,格兰芬多也挺好的,至少在我看来红色比绿色顺眼多了。

     落座不久我就感受到了一阵灼热的目光,我朝那个方向看去不出意外的看到了发际线。

   “呃,你好”

   “你好”

  “那个,我是发际线”

   “哦,看出来了。”

    气氛陷入了尴尬之中。

   “……你家主人进了斯莱特林?”作为一个有良好修养的伤疤,我随便扯了个话题试图热一下场。

   “是的!几乎帽子一放上去就被分到斯莱特林了呢!”发际线眉飞色舞的讲着,我仿佛看到了那一丝不苟的发型有点松动……“不过你家主人被分到格兰芬多了诶”他的声音忽然懊丧的下去,“我家主人还想着要是他被分到了斯莱特林自己该怎么骄傲而又不失分度的原谅他之前的失礼并且打好关系呢,虽然他被分到格兰芬多的可能性的确大一些……”

    嗯?还有这种事?我仔细看了看小少爷的表情,什么都没看出来。

    我和发际线对视一眼,同时叹了口气。

TBC

有奖问答:

【1】你觉得伤疤对于哈利拒绝少爷的猜测有道理么?如果没有,那你是觉得为什么呢?

【2】伤疤为什么一直能收到发际线的关注?

【3】发际线是怎么知道少爷的心理的?

全答对者可随意提出一个要求,在下能满足的尽量满足,中奖名单下章揭晓


【德哈】一道闪电伤疤的自述(一)

Summary;假如Harry额头上的伤疤有自我意识并且能和特定物品聊天比如——

警告:他们属于罗琳,只有OOC属于我

前言;文风欢脱,请放心食用。欢迎关注评论小心心

后文:(二) (三) (四)

01

  “If there is one way or another that the situation can turn to the bad side,then it goes.”(如果事情有可能变得更糟,那就一定会变得更糟)

  我不记得这句话是在什么时候在哪儿看到的,不过这句话却一直牢牢扎根在我脑海里。在终于能摆脱日复一日无聊枯燥的重复生活后,我充分体会到了这句话的意思。

02

  啊我似乎忘了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一道闪电形状的伤疤——我知道这个形状很奇怪,不过我一直觉得这样挺cool的,并为此深深感到自豪着。对于最初我怎么形成的回忆已经有些模糊,只记得一团黑影伴随着一个女人的尖叫声。这实在不算是什么美好的回忆,我想,不管是对于我自己还是对于我的主人小Harry来说。

  哦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讲讲我的主人了。在我眼里他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孩子。第一次照镜子时我既惊讶于自己的形状,也被他祖母绿色的眼睛深深吸引着。

  如果我是人类的话,我发誓我一定会爱上他的。

  可惜他的家人似乎不那么认为。那个肥肥的死胖子和他一脸死样的妻子无休止的压榨着Harry,还有他们的没教养的儿子,从他第一次嘲笑我的形状开始我就讨厌上了他。我打赌绝对有一天他会被装进麻袋里在墙角被人揍一顿。说真的我真心希望自己真能变成一道闪电劈死他们一家。

  然而不行。在我四周根本没有能和我沟通的活物——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我曾经傻兮兮的和衣柜,碗,甚至偷偷爬到Harry身边的小蜘蛛搭过话。结果当然是只有我自说自话。我还曾经对此伤心了好久

  就这样过了11年,一件大事改变了Harry的生活,也打破了我对于以后百无聊赖无所事事的生活的料想。

03

  具体发生了什么我就不赘述了,我想诸位巫师朋友都很清楚。蠢线后来曾经问过我对于巫师有什么看法,我表示我没什么看法,只是对于他们使用的魔法能造就出我这样帅气造型的伤疤这件事感到十分惊奇。

  什么你问我蠢线是谁?哦,这个还要从我和它的初见讲起。

  当时我的小主人被众星拱月【误】般簇拥着走到学校礼堂拱门前,我占着高度优势俯视着叽叽喳喳讨论着的新生们,正感到无聊想打个哈欠(尽管我并没有这项功能)的时候,一抹淡淡的金色晃到了我眼前。

  它让我想起了阳光,沙滩,麦浪,隔壁家小男孩弹珠折射出的光芒等等一切见过的没见过的事物。

  我愣了一秒钟,但我怎么可能是那种被美色诱惑的肤浅的疤呢!于是我不动声色的盯了回去——别误会,我盯的不是那个有着这一头金发的小男孩,而是他的——发际线。谁让它正好正对着我嘛!

  好吧,其实是因为那一刹那我感受到了一丝情感波动,或许是什么同类间的感应什么的,我直觉它和我一样,是有自我意识的物体。正当我暗自思索措辞打算来一个彬彬有礼的问好来体现自己的绅士风度时,我看到它飞快的后退了几步。

  WTF????我长的有这么吓人吗??我明明如此帅气??????我感觉我的面目有一丝的狰狞

  ....然后我发现它又往后缩了一点。

  这简直是疤生耻辱!!!初见同类的惊喜瞬间被愤怒替代,我正准备讥笑一下这个打算这个真的想让自己主人“聪明绝顶”的蠢货发际线,就听见他的主人发话了

  “I’m Malfoy,Draco Malfoy.”

  听这清脆的声音!看这帅气的五官!瞧这伸出手来实足实的派头!这小少爷怎么就有个这样惹人,不对,惹疤生气的发际线呢!

  如果我这时候知道将来这货不仅经常找我主人茬最后还把他拐走的话,我一定会在此时推翻我的全部观点,收回对这个Malfoy的全部好感度。

  Malfoy家的都不是好东西!包括发际线!!

  可惜当时的我还如此天真,满心期待着自己的主人接受这个朋友。毕竟我是一个宽宏大量的伤疤,对于发际线的冒犯我可以日后再算账嘛。

  我绝对不是被美色诱惑!绝对!

TBC
有奖问答:
【1】开头为什么伤疤说出那么一段哲学的话?这预示着什么?
【2】02末尾说的那件大事是什么
【3】发际线为什么后退?
全答对者可随意提出一个要求,在下能满足的尽量满足,中奖名单下章揭晓

浮世绘的小风神。。?
Versa真好用啊嘻嘻嘻
附加滤镜后黑化后的小风神
他真好看

单曲循环出不来了。。。
真的好好听